您好,欢迎来到一诺网!

客户关系管理 [在线提交]
一诺网服务热线:400 086 7338
当前位置: 主页 > P2P网贷行业 >

整治风暴开始 并不断升级

来源:股票配资系统 时间:2016-05-03 点击数:571

      一名央行官员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已经酝酿多时,并不是近日从工商注册暂停金融、广告治理开始的。
      早在2014年5月,银监会连同中国人民银行,就已向各地金融办下发《小额贷款公司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。2015年7月,人民银行等十部门发布《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 ,明确P2P网贷的信息中介性质;2015年8月,央行再发布《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(征求意见稿)》;当年底,即2015年12月,银监会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公安部、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部门研究起草的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公布。但直到目前,上述两个规范的正式文件均尚未出台,而互联网金融风险已经在去年8月至今大规模接连暴露。              股票配资系统
      4月25日,一张“郎咸平讲座被取消”的《说明函》图片在社交网络中流传,这封落款为“吉林文投集团”的函件显示,因为“泛亚”投资人400人聚集准备声讨郎咸平,从上海飞往昆明的郎咸平在昆明机场被主办方截住,然后取消讲座、改签机票掉头回了上海。
      4月26日,广州市融资担保协会出具的一份《关于禁止我市融资担保公司参与P2P网络平台相关业务的通知》亦被大量转发,广州市融资担保协会在文件中,禁止广州融资担保公司为P2P网络平台提供融资担保、诉讼保全等业务,并双向禁止融资担保公司与P2P平台之间的参股。
      4月27日,公安部、最高法、最高检等14个部委组织召开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。会上透露,下半年将围绕非法集资开展全国专项整治活动。此外,联席会议文件指出非法集资组织机构不惜通过电视、报纸、网络等各类媒体进行包装宣传,邀请名人、学者、官员站台造势,欺骗误导性大。上述文件公布的“e租宝”案被批捕的21人名单中,出现了曾任e租宝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总裁的经济学家杨晨的名字。
      今年4月,也许是互联网金融在中国快速发展数年来其中一个关键月份。进入4月份之后,互联网金融风险连珠炮式引爆,4月5日,上海快鹿陷入兑付危机;4月6日,上海中晋系被公安调查;4月9日,深圳国惠金融两名股东被刑拘。
      4月14日,国务院组织14部委召开会议,宣布将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为期一年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,并出台《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》(下称《实施方案》)。据财新报道,按照《实施方案》的部署,分摸底排查、清理整顿、评估、验收四个阶段,所有工作将于2017年1月底之前完成。
      整治风暴开始,并不断升级。
      央行官员:互金专项整治酝酿多时 早已悄悄开始
      一名央行官员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其实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已经酝酿多时,并不是近日从工商注册暂停金融、广告治理开始的。据上述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央行的监管与调查工作主要是从企业账户的分级监管开始的,央行出台相关政策,划定了账户的三个分级,比如,一级账户是基本账户,它的赋权是什么样的金融业务都可以做,例如商业银行的营业业务;二级账户是一般账户,它可以进行转账等一般业务,是可以通过虚拟的金融业务交易平台进行的,常见的有各级商业银行的网银;三级账户则是普通账户,包括很多交易不被允许进行的账户,它们通常虚拟性太强,比如早期的支付宝等。
      4月27日的14部联席会议提出,将在5月-7月展开全国涉嫌非法集资广告资讯信息排查清理活动,加强对涉嫌非法集资广告的审查和监管,研究加强对门户网站、微博、手机客户端、微信、百度搜索等新兴媒体发布融资类广告的管控。继深圳市监督管理局、上海市工商局就理财投资类广告进行过规范通知后,此次将在全国范围内对相关企业及产品的广告重点整治。
      而据互联网金融媒体报道,早在2015年12月15日,即e租宝事件爆发后不久,央视已暂停了金融类广告的播放与投放。
据多位互联网金融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最近出事的所谓“互联网金融平台”,多为原小贷公司、担保公司线下转线上。“其实只是传统民间金融的O2O,特别是小贷公司、担保公司的O2O。”避风塘创始人刘晓忠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      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品牌部人员则向时代周报记者称,“圈内一般认为,做很多硬广的P2P多数有问题”,她表示,自己所在的互联网公司很少投放硬广,因为在百度或360投放的推广已经足够获取他们对应的投资人。
      最近被查处的“上海中晋资产非法集资案”表现出了这一点。“中晋系”不仅冠名赞助上海某卫视相亲节目“相约星期六”,并在高档写字楼中办公,以营造良好的对外形象。而“e租宝”甚至在各卫视、报纸等媒体投放广告近亿元。
      而这些所谓的“互联网金融公司”,另一特征则是承诺高回报。以至于圈内有一个流传的段子称,“你看上的是利息,人家要的是你的本金”。
      2012年7月起,“中晋系”先后注册50余家子公司,控制100余家有限合伙企业,利用虚假业务、关联交易、虚增业绩等手段获取投资人信任,并以“中晋合伙人计划”的名义,变相承诺高额年化收益,其中一款“永久合伙人产品”的年化收益率高达40%。“中晋系”通过网上宣传、线下推广等方式,向不特定公众大肆吸收资金,最终资金链断裂。
      小牛集团副总裁唐学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真正比拼的并不是资金端吸纳资金的能力,而是资产端向优质借款人借出资金的能力,这是获得真实回报的能力。“靠谱的资产不足是行业的普遍现象”。
      监管追不上风险累积速度 美国互金监管无可比性
      早在2014年5月,银监会连同中国人民银行,就已向各地金融办下发《小额贷款公司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。
      2015年7月,人民银行等十部门发布《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其中明确,个体网络借贷机构要明确信息中介性质,主要为借贷双方的直接借贷提供信息服务,不得提供增信服务,不得非法集资。同时,还明确“网络借贷业务由银监会负责监管”。
      2015年8月,央行再发布《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(征求意见稿)》。
      当年底,即2015年12月,银监会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公安部、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部门研究起草的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公布。
      但直到目前,上述两个规范的正式文件均尚未出台,而互联网金融风险已经在去年8月至今大规模接连暴露。
      在14部委会议上,央行力推《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》早日出台,据《第一财经》报道,央行相关负责人称,引导民间借贷规范化,推动非存款类放贷组织依法合规经营,是解决      民间借贷领域非法集资频发的关键举措之一。
      “至于美国互联网金融(美国称为FinTech,科技金融)的情况,我们普遍认为没有可比性。”前述央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因为美国在实现互联网金融以前已经具备了完善的个人征信体制,并且金融立法完善而清晰,它有效地将所有的风险提前做了相关的约束。”
      为何互联网金融在中国如此火爆?在全球前三大对冲基金Och-Ziff Capital任量化分析师的Ryan You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:“主要因为中国传统金融行业比美国落后了太多,比如存款和贷款的利差,比如不允许房地产企业通过正规市场发债融资,比如中小企业贷款难,从而让FinTech不仅是优化,而是实际解决了很多金融需求。”
      与中国强调互联网特性不同,Fintech强调正在发展的新金融体系的科技性。比如,唐学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小牛集团的CTO(首席信息官)是从甲骨文公司挖来的。
      但科技性带来的,是快速增大的监管难度,而国内的一行三会以及相关部门,仍然采用前科技方式来进行金融监管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一诺网股票配资系统
      3月30日,《北京市群众举报涉嫌非法集资线索奖励办法》出炉。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北京对被采用的举报线索最高可奖励10万元,奖励资金纳入北京市级财政预算。
      财新网的报道中,一名证监会人士表达的观点凸显了这一监管困境:“登记的时候也没检查,几个人怎么检查2万家私募基金?凭什么此人登记了之后,干的坏事就归我管了?”银监会也同样面临监管资源不足的问题。目前银监体系共2万左右的员工,“现在这些人光管银行都忙不过来,任何一个处室都只有几个人,拿一个处对应3000多家P2P,怎么管?”